当前位置:寻找最美大树> 投票> 作品详情
王轶熊:怀念那逝去的温热余香
719

怀念那永远逝去的温热余香

西南大学附属中学(重大校区)初一2班 ? ?王轶熊



记忆中的那棵桂花树,永远都绽放着花朵,四季常青。

——题记




又是一个多愁善感的秋,独自一人徘徊在桂花树下,那翩跹而下的落英,吹散了我记忆中的氤氲,带我仿佛回到了那个纯真的年代。


小时候,我常住在外婆家,那里如同温暖的避风港,四季如春。我的外婆是一位慈爱的老媪,苍沧的皱纹里,总是带着几分笑意。


外婆爱桂花,她说桂花是上天撒下的礼物。金色而淡雅的桂花在她家随处可见,那清甜的花香,总能给哭哭啼啼的我带来一丝安慰。外婆的手艺很不错,她喜欢煮香甜的桂花粥给我吃,既可作便饭,又可充零食。


将桂花洗净,去除苦涩的花梗,将其撒入锅中与洁白的米粥文火慢炖。外婆总是站在厨房里,手握大大的勺子,轻轻地一下下搅着。我也会端着小板凳,好奇地看着外婆煮粥,盼望着那清甜的挂花香,也盼望着外婆勺子中的花粥。


外婆的花粥,气息温甜而不浓烈,入口不用细嚼,是我如今最为怀念的味道之一。小时候,淘气的我对玩耍情有独钟,吃饭时总是心烦地这不吃那不吃,还赌气地打翻了一碗又一碗的白米饭。但只要无可奈何的外婆端上那清香花粥,一切可就两样了。我会安静地坐在板凳上,让外婆伴着童话,将一勺勺的粥送进我的小嘴里。不用说,我是吃饭长大的,更是外婆那一勺勺的童话喂大的。


转眼间便过去了多年的时间,那飞逝的时光任凭它的快马飞驰向前。当年那个吃着手指头的顽皮小童,在岁月的列车上成长为了一位风流倜傥的少年。现代那快节奏的生活方式,总是拉着人们奔跑。那一次的竞争,一次次的博弈不止一次剥夺了去看望外婆的权利。我那慈爱的外婆,总是坐在当年楼下的桂花树下等啊等……那一把挂在厨房的勺子,很长的时间都没有品尝到花粥的味道。


桂花树长大了,我的外婆却衰老了,当年喂我吃饭的小碗,已在外婆记忆的首饰盒里尘封多年。再也没有了那记忆中温热的余香,只有现在满腹惆怅的我,独自徘徊在这条桂花的林荫道上。





我们的愿景:促进人类社会与自然生态系统的和谐共存和可持续发展
[广西生物多样性研究和保护协会 版权所有]